www151YYYcom无删减-www151YYYcom在线观看-极速影院
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www151YYYcom

  • 刘长瑜 钱浩梁 高玉倩 袁世海 
  • 状态:超清

花芳菲还是第一次见到忽视她美丽的男子,而且这个男子还几乎只能用男孩儿来称呼。看他稚气俊美的脸庞,绝对不过二十岁。可是看着他那双清澈深邃,盛满了忧伤与沧桑的眼睛,她又觉得他很成熟,甚至很沧桑!www151YYYcom
如果黄祥云听到了花芳菲的心声,一定会笑的喘不过气来。盛满了忧伤和沧桑的眼睛,这也忒搞笑了,他没有忧伤,更没有沧桑,只有一些阅历和经验,还有一些感慨和追忆而已。
女人有的时候,过分的感性了。尤其是,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她们就感性得一塌糊涂,甚至,也冲动得一塌糊涂,和白天里的她们,绝然不同。www151YYYcom
所以,黄祥云一向认为,男人要想看好自己的老婆或者女朋友,父母要是想看好自己的女儿,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晚(上消消停停的在家里蹲着,哪儿也别去,尤其是,别去那些容易擦枪走火的地方……www151YYYcom
不得不说,黄祥云生着一张迷人的脸迷死女人的脸!尤其是他的眼睛和嘴唇……花芳菲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这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了春的母猫,身体里有些一直深藏着压抑着的东西在翻滚躁动!
花芳菲的脸蛋儿不知不觉又红了起来,雪白的肌肤映着粉红的霞彩,构成了让男人迷醉女人酸楚的风景。www151YYYcom

热播剧情片

www151YYYcom热门推荐

  • 完结
  • 超清
  • 共32集,完结
  • BD1280高清中字版
  • 超清
  • 12集全
  • 超清
  • 更新至20170125期
  • 更新至20180108期
  • 共24集,更新至12集
  • 更新至4集
  • 正片
  • 更新至35集完结
  • 更新至10集已完结

本人虽常在网上看热闹,长见识,至今却从来不敢到网上胡言乱语凑热闹,总以为那是小年轻儿们的事情,一个偶然的机会,元月四日朋友约我去徐州淮海堂看了一场由北京京剧院梅兰芳京剧团演出的现代京剧《红灯记》,原定的日程本是“三杯两盏后搓麻闲聊”,听说有京剧可看,便赖不住心痒,想着去看两眼,实在不灵就走人。不料,一进园子满坑满谷,若没票还真没坐的地方。一段“提篮小卖拾煤渣”把我“留住”了,这位李玉和名叫韩胜存,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嗓子又宽又亮十分“响堂”。老听戏的人仅此一段就“听”出了他的“道行”,然后坐住了看下去。李奶奶叫康静,一句“打渔的人何惧那狂风巨浪”把全场的人全“震”住了,那洪亮高亢的歌喉、从容淡定的气度、荡气回肠的声腔赢得了满场彩。紧接着李铁梅的“我家的表叔数不清”和“听奶奶说红灯”,我心里给打了98分。这个年龄不大透着机灵的小姑娘叫张馨月,嗓子扮相还真有当年刘长瑜的意思,她居然能做到“唱”时和平常“说话儿”那么松弛那么流畅自然。吐字清晰行腔俏丽,力度有节奏恰到好处,“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这斤劲儿和火候儿和她的年龄不相符。这三代人全亮了相,我真不想走了。然后,从“粥朋脱险”“到痛说家史”到刑场“娃娃调”一直看到完。期间,李奶奶念到“我紧紧的把你抱在怀里”我鼻子一酸流泪了,偌大年龄看戏还掉眼泪,怪不好意思的,拿出面巾擦脸时发现左右也有拿掉眼睛擦眼睛。看完戏三五知己凑在一起又聊到半夜,朋友知我自幼钟情“西皮”“二黄”,说五日还有戏票问我还去不去,我说还去,连续看了两遍,四十年前看了原版红灯记,且三代人的唱词念白都烂熟于心,万万想不到的是年近六旬,再看这出曾称为“样板戏之首”的《红灯记》竟然是一种全新体验,在国际歌旋律中对三代人携手迈向刑场时,居然有头皮发麻后背发凉、喉头发紧的感觉,怎么回事?然后,回到宾馆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千头万绪涌上心头,产生了一种心头有话非说不可的欲望。一是为梅兰芳剧团这些献身国粹,又确有灵秀之人的才人们,鼓鼓气儿打打劲儿,可千万别因为赌一口气干别的去了;二是为我们炎黄子孙独有的高雅娱乐形式(京剧艺术)说两句公道话。真不懂京剧的人该明白了,可别任什么人都敢看不起京剧,蔑视京剧,啥都不懂却敢于“破鼓乱人捶”,动不动张嘴闭嘴就褒贬几句,什么“节奏慢”啊“太陈旧”啊,其实,原来也不怨这些,真敢“开牙”的先生们,他们家大人就没见过京剧,他老子也根本没有储存这些传统文化信息,血液里更缺少华夏基因,怎么可能像张伯驹似的,终身痴迷诗词、文物、古董、和西皮二黄。更可气可笑的是cctv的编导精英们拿京剧当“口红”、“胡椒面”使了。总在杂七杂八的晚会里用京剧服饰去点缀点缀,以增加点文化含量,然后,提高点美学品位,往自己脸上贴上“爱国”“内行”的亮色,岂不知梨园行的老前辈欲哭无泪啊,拿我们当什么了,零打碎敲,把京剧大卸八块,切丁儿切丝儿卖喽——。 京剧确实“角儿”的艺术,确实是独有灵秀之气的艺术,一个人唱念做舞,美视美听作用于人之心灵的舞台表演艺术。从谭鑫培到杨小楼余叔岩、梅兰芳从“四大名旦|”四大须生“到马、谭、张、裘、李、袁、叶、杜都是凭着过人才华和技艺,给人以美感享受的表演艺术家。从孙岳、张学津、孙毓敏、刘长瑜到后来的李维康、杨淑蕊、王蓉蓉,直至今日李魁智、李胜素、韩胜存、康静、张馨月。别小看这门艺术的代代传承,这可不仅仅是某种流派后继有人,而是我们这个民族传统文化精神的血脉延续。是忠孝节义、礼义廉耻的延续,咱们几千年的文化之根从未断绝,源远流长的文化之河没有断流啊。 为什么说京剧是作用于人之心灵的舞台表演艺术,因为京剧不是杂技、武术、“二人转”,“惊险”有“哏儿”,娱人耳目感官刺激。那叫通俗娱乐。京剧堪称高雅艺术,国之瑰宝,京剧是唯美的、浪漫的、完美的、写意的,京剧的美学品质和同样可称之为古典诗词、书法、绘画、古董一样,是启迪心智、陶冶情操、养性怡神、净化心灵的艺术。用今天的话说,京剧更是联络天下华人的精神纽带,是凝聚民族精神,熔铸民族魂魄的文化瑰宝。 京剧艺术是超现实、超时空、超政治、超国界的艺术。以梅兰芳为代表的京剧文化,1919年征服了日本观众,1930年又迷倒了美国朋友,1935年更启发了苏联的同志们,当年聪明绝顶的布莱希特更因欣赏京剧艺术而开窍,创立了影响深远的演剧学派。当年的“国军”与“共军”,今日的海峡两岸都在传承京剧艺术。确是因为京剧艺术博大精深,知音、知友遍于四海,所谓京剧文化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结晶啊。 《红灯记》会传演下去的,因为它凝聚着民族精神魂魄,更已经融入了传统,它集中体现了中华儿女的品格操守,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人格力量仍会震撼子孙后代的心灵。 韩胜存、康静、张馨月这“三代人”,在剧中展示的灵性与实力预示着他们未来的舞台生涯中,尚有无限发展空间。唯愿他们都能“悟”出梅兰芳先生,敬业创新的艺术精神。有所创造有所发明,为国粹艺术作用于当代人的心灵,再排几出好戏到徐州来演。 “不以物喜、不已己悲”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这些京剧新秀们,应当赢得全社会足够的、更多的尊重。



红灯记歌词

现代京剧《红灯记》(剧本) 人物表 李玉和——铁路扳道工人。中国共产党员。 铁 梅——李玉和的女儿。 李奶奶——李玉和的母亲。 交通员——八路军松岭根据地交通员。 磨刀人——八路军柏山游击队排长。 慧 莲——李玉和家的邻居。 田大婶——慧莲的婆婆。 八路军柏山游击队队长。 游击队员若干人。 卖粥大嫂。 卖烟女孩。 劳动群众甲、乙、丙、丁、戊。 鸠 山——日寇宪兵队队长。 王连举——伪警察局巡长。原为秘密共产党员,后叛变投敌。 侯宪补——日寇宪兵队宪补。 伍 长——日寇宪兵队伍长。 假交通员——日寇宪兵队特务。 皮 匠——日寇宪兵队特务。 日寇宪兵、特务若干人。 第一场 接应交通员 〔抗日战争时期。初冬之夜。 〔北方某地隆滩火车站附近。铁道路基可见。远处山峦起伏。 〔幕启:北风凛冽。四个日寇宪兵巡哨过场。 〔李玉和手提号志灯,朝气蓬勃,从容镇定,健步走上。 李玉和 (唱)【西皮散板】 手提红灯四下看…… 上级派人到隆滩。 时间约好七点半, 等车就在这一班。 〔风声。铁梅挎货篮迎风而上。 铁 梅 爹。 李玉和 哦。铁梅!(觉得孩子冷,摘下围巾给她围上)今天买卖怎么样? 铁 梅 哼!宪兵和狗腿子,借检查故意刁难人,闹得人心惶惶,谁还顾得上买东 西。 李玉和 这一群强盗! 铁 梅 爹,您也得多留点神哪! 李玉和 好。铁梅,你回去告诉奶奶,说表叔就要来了。 铁 梅 表叔? 李玉和 对。 铁 梅 爹,今儿这个表叔是个什么样儿呀? 李玉和 小孩子,别老问这个啊。 铁 梅 回去问奶奶。 李玉和 这孩子! 〔铁梅下。 李玉和 (望着铁梅背影,高兴地)好闺女! (唱)【西皮原板】 提篮小卖拾煤渣, 担水劈柴也靠她。 里里外外一把手,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 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王连举上。 王连举 老李,我找你半天…… 〔李玉和机警地制止王连举讲话,观察四周。 王连举 老李,鬼子的岗哨,今天布置得很严密,看样子好象有什么事! 李玉和 我知道。老王,以后我们尽量少见面,有事我临时通知你。 王连举 好吧。 〔王连举下。 〔远处火车汽笛声。李玉和下。灯暗。 〔火车轰鸣,飞驰而过。枪声。 〔灯亮。交通员从坡上“抢背”下来,晕倒。 〔李玉和急上。 李玉和 (见状自语)左手戴手套…… 〔枪声。王连举返回。 王连举 这是谁? 李玉和 自己人。我背走,你掩护! 王连举 好。 〔李玉和背交通员下。 〔日寇宪兵追喊声、枪声。王连举朝李玉和走的相反方向放了两枪。日寇 宪兵将至,王连举为保自己,畏缩颤抖地朝胳膊打了一枪,倒地。 〔伍长带日寇宪兵追上。 伍 长 (问王连举)嗨!跳车的有? 王连举 啊? 伍 长 跳车的有? 王连举 哦!(手指李玉和下场的相反方向)在那边。 伍 长 (惊慌地)卧倒! 〔众日寇宪兵慌忙卧倒。 〔灯暗。 第二场 接受任务 〔紧接前场。 〔李玉和家内外:门外是小巷。屋内正中放着桌椅,窗户上贴着一只“红 蝴蝶”。右后方是里屋,挂着门帘。 〔幕启:北风呼啸,四壁昏暗;李奶奶捻灯,屋中转明。 李奶奶 (唱)【西皮散板】 打渔的人经得起狂风巨浪, 打猎的人 【原板】 哪怕虎豹豺狼。 看你昏天黑地能多久! 革命的火焰一定要大放光芒。 〔铁梅挎货篮进屋。 铁 梅 奶奶! 李奶奶 铁梅! 铁 梅 奶奶,我爹说:表叔马上就要来了。(放下货篮) 李奶奶 (自语,盼望地)表叔马上就要来了! 铁 梅 奶奶,我怎么有那么多的表叔哇? 李奶奶 哦。咱们家的老姑奶奶多,你表叔就多呗。 〔李奶奶补衣服。 铁 梅 奶奶,那今儿来的是哪个呀? 李奶奶 甭问。来了你就知道了。 铁 梅 嗯。奶奶,您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李奶奶 知道?你知道个啥? 铁 梅 奶奶,您听我说! (唱)【西皮流水】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没有大事不登门。 虽说是,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 可他比亲眷还要亲。 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 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 他们和爹爹都一样, 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李玉和背交通员急上,推门进屋,示意铁梅关门,注意外边。关切地扶 交通员坐下,递水给他喝。 交通员 (苏醒)请问你此地可有个扳道的李师傅? 李玉和 我就是。 〔李玉和、交通员对暗号。 交通员 我是卖木梳的。 李玉和 有桃木的吗? 交通员 有。要现钱。 李玉和 好,你等着。 〔李玉和示意李奶奶拿灯试探。 李奶奶 (举煤油灯看交通员)老乡…… 交通员 (见暗号不对)谢谢你们救了我,我走啦! 李玉和 (高举号志灯)同志! 交通员 (激动地)我可找到你啦! 〔铁梅接过号志灯,看到了它的作用,惊悟。 〔李奶奶示意铁梅提货篮出门巡风。 交通员 老李,我是松岭根据地的交通员。(从鞋底取出密电码)这是一份密电码。 〔李玉和郑重地接受。 交通员 你把它转送柏山游击队,明天下午在破烂市粥棚,有个磨刀的人和你接头。 暗号照旧。 李玉和 暗号照旧。 交通员 老李,这个任务很艰巨呀! 李玉和 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 交通员 好。老李,时间紧迫,我得马上回去。 李玉和 同志,你的身体……? 交通员 刚才是摔晕了,现在我能走了。 李玉和 好。等一等,我给你换件衣服。 〔李玉和拿衣服给交通员换上。 李玉和 (郑重叮嘱)敌人正在到处搜查,情况很紧,路上你要多加小心! 交通员 老李,你放心吧! 李玉和 同志…… (唱)【二黄快三眼】 一路上多保重——山高水险, 沿小巷过短桥僻静安全。 为革命同献出忠心赤胆一一, 〔送交通员下,铁梅进屋。 (接唱) 烈火中迎考验重任在肩。 决不辜负党的期望我力量无限, 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员! 〔警车声响,李玉和机智果断,示意李奶奶吹灯。 〔李玉和持密电码“亮相”。 〔灯暗。 第三场 粥棚脱险 〔次日下午。 〔破烂市粥棚。 〔幕启:群众丙坐着喝粥。群众甲、乙走进坐下喝粥。 〔粥棚近处,坐着卖烟的女孩。群众丁买烟下。 〔李玉和一手提号志灯,一手提饭盒,沉着机警地走上。 李玉和 (唱)【西皮摇板】 破烂市我把亲人访, 饭盒里面把密件藏。 千万重障碍 【垛板】 难阻挡, 定要把它送上柏山岗。 群众丙 (站起)李师傅! 李玉和 哦。(关心地)老张啊,你的伤好了吗? 群众丙 好多了。 李玉和 哦。往后可要多加小心哪! 群众丙 嗳。(自语)这年头,碰上日本鬼子,坐车不给钱,还打人!这是什么世 道! 〔群众丙下。 〔李玉和走进粥棚,把号志灯挂在柱子上。 群众甲 李师傅来了,这边坐。 群众乙 李玉和 (亲切地)你们坐。 卖粥大嫂 李师傅您喝碗粥啊? 李玉和 好。大嫂,近来你的买卖怎么样啊? 卖粥大嫂 咳!凑合着吧。(盛粥递给李玉和) 〔群众戊上。 群众戊 掌柜的,给我来碗粥。(接过粥刚要喝)掌柜的,这粥什么味?都发了霉 啦! 群众甲 嘿!这是配给的混合面! 卖粥大嫂 没法子! 群众乙 哎哟!(砂子硌牙,啐出)硌着了我啦! 群众甲 这里头尽是砂子! 群众乙 哼!真拿咱们不当人呐! 群众甲 小声点,别找倒霉呀! 群众乙 这怎么吃?没法活呀! 李玉和 (感同身受)唱【西皮流水】 有多少苦同胞怨声载道, 铁蹄下苦挣扎仇恨难消, 春雷爆发等待时机到, 英勇的中国人民岂能够俯首对屠刀! 盼只盼柏山的同志早来到一一 〔磨刀人上。 磨刀人 (唱)【西皮摇板】 为访亲人我四下瞧。 红灯高挂迎头照, 我吆喝一声:“磨剪子来抢菜刀!” 李玉和 (接唱) 磨刀人盯住红灯注意看, 又对我扬起左手要找话谈。 我假作闲聊对暗号—— 〔正要与磨刀人接关系,突然警车声响,日寇宪兵冲上,磨刀人为掩护李 玉和,故意把磨刀凳碰倒,将敌人引向自己。 李玉和 【散板】 他引狼扑身让我过难关。 〔机智而镇定地边唱边把喝剩的粥倾倒在饭盒里。 李玉和 大嫂,再来一碗。 〔李玉和让卖粥大嫂把粥盛在饭盒里。 〔日寇宪兵搜完磨刀人,斥磨刀人下。转而检查李玉和。 〔李玉和趁机主动地把饭盒递给日寇宪兵检查,日寇宪兵嗅到霉味,推开, 搜身毕,挥手让走。 〔李玉和拿起饭盒和号志灯,泰然自若,从容走至正场,微微一笑,诳过 敌人;转身,昂首迈开胜利的步伐。 〔灯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