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吻也飘然银行小白领无删减-轻吻也飘然银行小白领在线观看-极速影院
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轻吻也飘然银行小白领

  • 埃朗·哈斯米 刘畅 Graham 宁静 
  • 状态:全集

即使死去,就在他们决定成亲的前夕,移居缅甸所属勐古地区,张声毅然支持李涛;不慎受伤影响网球生涯,几名死者竟然跟自己有着特殊的关系, 校园甜心千金星星(瑞斯丽巴伦西嘉雅 饰)在英文测验中被当掉,在手机里发现了白雁的短信。由於美穗以为是真司救了她,暂译),林丹雁和周亚菲救人有功,但同时其潜在的危害性也不断受到世界各国的指摘。                                                                    本片改编自早安夏天所著的同名畅销小说《推理笔记》,一山难 容二虎,于宝珍和忠厚以德报怨,与抢夺恐龙蛋的帝王鳄上演了一出霸道妈妈与恐龙宝宝的爆笑合家欢大戏.九寨沟景观分布在成Y型的树正、日则、则查洼3条主沟内,丁亦可通过职场真人秀阴差阳错进入了完全陌生的时尚买手行业。除了得依靠简陋装备克服缺氧危机,当年的部长为什么要退学……本动画改编自日本推理作家米泽穗信的古典部系列小说。在香港读书的少年叶问,

热播欧美剧

轻吻也飘然银行小白领热门推荐

  • HD
  • 22集全
  • HD
  • 超清
  • 共10集,完结
  • 超清
  • 超清高清中字
  • 共32集,完结
  • BD中字
  • 超清
  • 超清
  • 更新至5集
  • 更新至01集
  • 更新至第12期已完结

在上二年级的时候,老师给我们讲周总理的故事说:“周总理在上学时,老师问同学们为什么要读书,为了什么而读书。有的同学说:为了挣钱,有的同学说为了面子,而周恩来却回答: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这句话至今还在我的脑海里回荡。”“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让我领会了周恩来总理的爱国热情,更能让我为中华之崛起而发愤读书。我们一定要铭记“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崛起商途之素手翻云第二十章 乔博琰怎么来了?

‍如果说,卡西宛如张扬的魔,那么此刻他身边的男子就犹如高贵的神。一个代表了人世最深的堕落,一个却通往圣洁。 那一身修身的白色西装,仿若为他周身镀上了一层银光。 舞会的现场,因为这两人的到来,变得安静。就连原本忘情演奏的乐队也因为指挥官的呆滞而停下了圆舞曲的乐章。侍者们停止了来回的穿梭,立在原地呆若木鸡的看着两人。 全场似乎都在震撼着两人带来的绝美画面,但是,事实上却有不少人都在心中诧异。为什么那个人会和意大利黑手党的教父联袂出席?为什么这一次的黑峰会会出现站在他们对立面的人? 他的身份,在一部分的眼中并不是什么秘密。他代表了华夏军方,他的身份甚至不低于他身边的卡西。黑与白的两个人怎么会走在了一起? 安云兮瞳孔微缩,眸光冰冷。乔博琰的出现,她之前一无所知。甚至在京城告别的时候,他也没有向自己透过一丝一毫的讯息。他的目的是什么?安云兮想不通,因为在她看来乔博琰如果对这次的黑峰会另有打算,那也是应该低调的躲在幕后操纵一切,而不是如此高调的这样出场。 而卡西的目的是什么?身为意大利黑手党教父的他,不会不知道黑峰会对世界黑道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此重要的时刻,他居然带着乔博琰前来,难不成意大利黑手党要宣布和华夏军方合作?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黑手党都从良了,母猪也会上树了。 安云兮的眸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她总是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些什么,打着什么注意。 正当她打量的时候,乔博琰的视线也向她看来,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中,眸光不明,看到与向东站在一起的‘云少’时,他眼中流露出浅浅的笑意,甚至连嘴角都微微上扬了一下。 这个表情,让安云兮脊背发寒,心中突然的莫名一慌。 “华夏军界的太子爷怎么会出现在这?卡西搞什么鬼?”向东皱眉,在安云兮耳边低声道。 他不是卡西的属下,甚至新义安所属的黑道系统和黑手党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他在言语中并不见任何的尊敬。 安云兮端起手中盛着半杯香槟的酒杯放到唇边轻抿了一口,淡淡然的道:“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 “那就静观其变吧。”向东端起红酒杯和安云兮轻碰了一下,两人再次浅饮。 这一幕,落在乔博琰的眼底,让他的眸光闪动了一下。 “音乐,为什么停下了?”卡西邪魅的一笑,突然道。他手中的雪茄已经燃烧到了尽头,他毫不顾忌的将剩下的丢入另一只手的半杯红酒里,然后放在了身边一个侍应的托盘上。 他的话,惊醒了乐队的指挥。他打了一个激灵,赶紧收拾情绪,吸了一口气,重新挥动着手中的指挥棒,圆舞曲的旋律再次响起。舞会的现场中,一部分不了解乔博琰身份的人也随着音乐的律动而开始了再一次的起舞。 这是一个浪漫的城市,这是一个热爱舞蹈的国家,没有谁会在舞会中静止不动。此刻没有进入舞池的人恐怕也就只有那些对乔博琰身份有着一定了解,或者正在若有所思的几方势力。 看卡西的样子,他似乎并不打算介绍乔博琰的身份,甚至还有些无视他的存在。而后者亦然,他并未与谁攀谈,只是端起一杯红酒,走到一个稍微安静的角落一手插在西裤的裤兜里,一手端着红酒浅尝,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玩味笑容。 这一幕落入各方大佬眼底,又是一阵的沉思。因为乔博琰的出现太突兀,而卡西的反应太奇怪。 偏偏,谁也不想去当出头鸟,跑去问卡西这是怎么一回事?去问乔博琰?那更不可能。如今在场的可都是世界黑道组织的各个老大,就这样贸贸然的跑去跟华夏军方的人聊天打屁套近乎,这就是作死的行为。 洪霸和唐志水站在一起,前者的目光有些阴冷,后者的眸光则闪烁不定。 “你一向考虑周全,思维灵活,说说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洪霸低声问道。 唐志水镜片后的视线不留痕迹的从乔博琰身上扫过,又落在正在和人打着招呼的卡西身上,最后收回,垂下,缓缓摇头:“看不明白。” 洪霸皱眉:“连你都看不出名堂?” 唐志水嘴角一牵,颇有些萧条的道:“一代新人换旧人,我已经老了。你看看在场的三个。一个是华夏军方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一个是史上最年轻的黑手党教父,最后一个更是恐怖,凭一己之力,将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土军部队拉扯成为了国际黑帮。他出现在这代表着什么?他的步伐已经不再限于华夏,限于东南亚,他的势力已经一跃成为了一流势力。现在对他不屑的人无非是看不起他没有底蕴罢了。若是有一天发现他的背景强大,恐怕有不少人会吓破胆。” 洪霸嘴角扯了扯,冷声的道:“连你也这么说?” 唐志水狐疑的看向他。 “任强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洪霸闷声的道。 唐志水微微一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确实有这个可能,毕竟他的背景从未被人知晓。若是普通人,如今出云社地位已经如此,又何必继续这样遮遮掩掩?总之,我的感觉是,他的背后还藏着什么。” 洪霸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却忍住了。只是把视线投向了一进入会场就坐在休息区的老人身上。 任强从一开始坐下就垂眸休息,直到卡西带着乔博琰进来之后,他才抬了一次眼,看了一下又恢复了原样。好像在这里发生的任何一件事都与他无关,甚至乔博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他也不感兴趣。 倒是他身后站着的白狼在看到乔博琰出现的时候,眼中隐隐有些战意。他早就知道乔博琰这个人,知道他是华夏的兵王,也是一个超级高手,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切磋,如今有机会见面,不知道能不能一尝夙愿。好在,他还记得自己的任务是保护任强,所以没有直接冲上去找乔博琰挑战。 山口组那边,小田纯一并不认识乔博琰,在他进来之后,他身边就有一个人在对他不停耳语,之后他才震惊的看了乔博琰一眼,随后便撇过脑袋,不再关注这边。 而彼德&8226;甘比诺,对于乔博琰的出现,他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没有再继续注意了。如今美国黑道最大的势力是出云社,当然这也是在甘比诺家族的帮助下取得的成绩。而这个聪明的商人急流勇退,除了保持一些家族传承较久的黑道势力之外,几乎放弃了所有的黑道市场。 并不是因为彼德担心斗不过出云社,而是他知道美国的黑手党本来就是外来势力,在美国扎根上百年,也是因为当时的历史所导致。但是,这个组织,在黑社会之前还是一个家族。在他的眼中,利益最为重要,他知道纯粹的黑道在当今的社会是无法真正走远的,政府也不会让他继续发展下去,无法发展的势力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交出了手中的黑色势力,聪明的和出云社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黑道有出云社帮他镇着,他便能安心在白道上赚钱,如此轻松写意的事又何乐而不为呢? 美国黑手党和出云社能够和睦相处,其实就在于他们的索取和需求不一样。来到这里参加黑峰会,也不过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在彼德&8226;甘比诺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正正当当的商人,哪怕美国总统出现在这,他也没有必要有一丝胆怯和担心。 “贤弟,你在华夏发展,可与这位年轻的少将将军打过交道?”向东向安云兮低声询问。 安云兮嘴角隐隐一抽,何止是打过交道?但,她表面上仍然是神色淡淡的道:“交过几次手。” “哦?那胜负如何?”向东感兴趣的问。 胜负如何?这个问题对于安云兮来说可是有些难回答了。她和乔博琰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两人之间无论是安云兮还是云少的身份都交过手,这个交手可不是单纯的指两人摆开阵势大打一场,更多的事两人言语的交锋,暗中的布局。 若是抛开两人之间的私人感情,两人交手下来,其实自己是略胜一筹的,当然这不能说乔博琰不如她,只不过她隐藏得太好了点。 所以,她略微沉吟之后,就对向东道:“不分上下。”自己男人的面子还是要维护的。 向东面色微沉,眼中若有所思一番。片刻之后,他才道:“如此看来,贤弟在华夏境内的发展恐怕也会遭遇大敌。如今华夏政府还没有对贤弟出手,是想利用贤弟维持华夏的地下世界,相比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和你谈判,倒是你可要多多留心,别着了道。” 安云兮一笑:“多谢大哥关心。咱们混黑的,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大,越大越好,越大国家也就越忌惮,也不敢轻举妄动,相对的我们也就越安全。目前我和政府方面的利益冲突不大,出云社不涉毒,这从一开始就没有触碰国家底线,所以我倒还没有上升成为头号大敌的位子,还有些时间,到时候是几番光景却也说不定了。” 一番话,听得向东连连点头,所谓言浅意深就是指这种。话语中没有过多的切辞藻句,但是却直接说出了关键。不由得让向东夸赞:“贤弟是个聪明人。” 两人正在说话间,有双人影向他们走来。抬头一看,居然是司徒父女。 司徒凤一直盯着安云兮看了几眼,然后落在站在她身后的幽若身上,今晚的幽若十分美丽,倒有些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但司徒凤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云少,向当家。”司徒剑南没有忌讳的先称呼了安云兮,才转而称呼向东。在他心中,当初救了他一命,并保存了竹联帮的安云兮更值得他感激一些。而向东,对他来说只是东南亚三合会联盟的一位常任主席罢了。 好在,向东本就和安云兮交好,所以也不在意这些。 三人轻点颌首表示招呼之后,司徒剑南才指着司徒凤对向东道:“这是我的女儿,司徒凤。”没有对安云兮介绍,那是因为两人已经认识,如今又何必多此一举? 向东欣赏的笑道:“司徒小姐倒是一个女中豪杰啊。两年多前你代父上擂台的孝举到至今也让很多人颇有赞言。” 的确,当时那种情况,却只有司徒凤一个少女敢走出来,面对契科夫那人形凶兽,无论她最后如何,那胆量就是值得然佩服的。 “多谢向当家的谬赞了。当日情况,司徒凤只是救父心切,来不及多想什么,事后又幸得云少所救。如今想来当时太过冲动,若是真的命丧擂台,岂不是要连累老父白发人送黑发人?”司徒凤回答得非常符合分寸。 这倒让安云兮另眼相看,以前的冰山美人,如今也学会与人寒暄了,这可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呵呵呵呵……”向东笑着对司徒剑南道:“司徒龙头,你生了一个好女儿啊。不错,不错。” 说完,还眼神暧昧的看了一眼沉默的安云兮,笑得有几分猥琐。这让安云兮十分无语。 寒暄过后,几人之间显得有些无话可聊。但是,司徒剑南来找安云兮确实是有些事想要商量一下,只是碍于向东在旁不便说罢了。 向东是什么人?可是人精,察言观色的能力绝对不差。几人之间沉默不到十秒,他就看出味来了。于是主动说:“二位先聊,我去看看其他人,打个招呼。”说着,他就带着鬼天向其他地方的人群走去。 向东走后,安云兮道:“到那边去谈吧。”说着,她便带着司徒剑南父女一起走向一个离舞池较远的休息区,避开人群。四人来到沙发入座之后,自然是安云兮和幽若坐在一起,司徒剑南和司徒凤坐在一起。 站在远处的乔博琰眼神扫过四人,看到云少身边坐着的幽若,眉梢轻挑,如果他没记错,自己与她在加拿大碰面的那一次,身边跟着的也是这个女人。看到幽若柔若无骨似的倚在云少身边,他垂下眼眸,眸光微闪,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云少,这个乔司令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一坐下,司徒剑南就皱眉问道。他和乔博琰是认识的,上次在台北就曾一起吃饭,可是那毕竟是在当时的环境下,今日这种场合,他的出现,还是让司徒剑南略微有些担心,不知道是不是黑峰会会出什么变故。 安云兮挑唇,清朗的声音传来:“我也不知道。恐怕在场的人中,只有黑手党教父才清楚了。” 她这句话等于没说。人是卡西带来的,为什么带进来,自然只有他最清楚。可惜,谁都不想去探这个口风。 司徒剑南沉吟了一些,担忧的道:“不会对这次的黑峰会带来什么意外吧。” 意外?这可说不准,谁知道乔博琰和卡西打的是什么主意。最可恨的就是,乔博琰一个官方的人,没事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随着自己和乔博琰的感情不断升温,即便她依然能戴着云少的面具在他面前镇定自若,也难免这个奸猾、腹黑的男人会察觉出什么异样。 “黑峰会是意大利黑手党一手主办的,我想在他的地头上,他也不会希望出事。”安云兮含糊的说道,算是给司徒剑南定了定神。 司徒剑南眉头稍微松了些,点点头,自嘲的笑着:“唉~,老了老了。一点风吹草动,我就胡乱猜疑。看来以后都是年轻人的天下来。”说完,他爱怜的看了一眼司徒凤,后者的凤眸中却因为他这句话而眸光闪烁,有些激动。 安云兮没有去打断这对父女之间的互动,只是翘着腿,双手随意搭在自己的腿上,把玩着扳指。 过了一会才道:“司徒龙头找云某可是有什么要事?”能看出司徒剑南有话对自己说的,可不止向东一人。 被安云兮一提醒,司徒剑南才顿时收神,表情严肃的道:“下半年就是下一次的东南亚三合会联盟黑道峰会了,最近洪霸的洪门会和一些帮派产生摩擦,这些帮派都是敢怒不敢言,不知道,到时候云少打算怎么做?” 安云兮垂眸,眼神中若有所思:“司徒龙头又有何打算?” 司徒剑南一愣,忙表态:“我竹联帮自然是以出云社马首是瞻。” 安云兮咧嘴一笑:“如此,便好。”说着,她抬眸看向司徒剑南,淡淡然的笑道:“司徒龙头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司徒剑南眼中闪过疑惑,并不是很明白安云兮话中的意思,只是,后者却不愿再说。甚至没有提及自己的一丝想法。 司徒剑南和安云兮打过几次交道,也领教过她的手段。所以也抿了抿唇,没有再继续追问。 此时,一身红色西服的卡西端着红酒,抽着雪茄,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了过来。安云兮下意识的朝他脚下看去,还好,这厮今晚还穿了鞋。没有像在罗马的古堡那样,即便是逛花园都是光脚的。 见卡西到来,司徒剑南带着司徒凤起身,对卡西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告辞而去。而后者没有经过安云兮的同意,便大咧咧的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安云兮眉峰一抬,没有说话。 “云少?出云社?”卡西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指尖捻着红酒的杯脚转动,杯中的红色液体,随着转动轻微的摇晃着,不断撞击着杯壁。 吸了一口雪茄,吐出的烟雾在他面前形成一层朦胧的烟雾,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安云兮玩味的一笑,身子往后靠了一下,把玩着扳指:“卡西&8226;费尔罗。意大利黑手党。” 卡西眸光微闪,他并不是奇怪安云兮知道他是谁,如果不知道,那才是怪事。他只是没想过,与这个道上的新晋传奇人物居然是这样的相见模式。 不,这应该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下午他刚刚进入古堡的时候。卡西挑起嘴角,邪魅的一笑。 “出云社已经盘踞华夏内地,HK,台湾,美国纽约及周边地区,加拿大,东南亚缅甸、越南,云少下一步是否要考虑一下欧洲?”卡西语气平静的相问,那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 安云兮挑唇:“费尔罗先生何出此言?” 卡西双眸微眯了一下,笑道:“闲来无事,我曾经将有出云社分部的地方在地图上标出来,发现贵社的脚步很快,我这个邻居也要早作打算才是。” 安云兮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出云社从未想过要一统黑道。” 闻言,卡西笑容收敛,仿佛在思索分辨这句话中的真伪。 安云兮给幽若一个眼神,后者意会,站起来招来侍应生,从托盘上取了一杯香槟,双手递给安云兮。 在她做这件事的过程中,卡西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特别是看到那白皙的脖颈,眼神更加的炙热。 这一切,安云兮都看在眼底,心中腹诽:这个男人还真是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美酒美食,还有就是美女。可惜,幽若可不是他能够觊觎的玩物。 安云兮眼底闪过的冷芒被卡西捕捉,讪讪的笑了笑,收回打量的目光:“云少的女伴确实是一个美人。” 幽若冷冷的眷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依然坐在安云兮身边,身体更向她贴近了一些。 安云兮笑道:“费尔罗先生过奖了。阁下阅美无数,我这女伴又怎能入你的眼?况且,云某有些小气,有些事物不喜欢与人分享。” 卡西挑眉,没有说话。 安云兮端起酒杯,对卡西遥敬了一下道:“无论如何,出云社不怕敌人,但也欢迎朋友。”说罢,她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之后,将酒杯放在桌面,拉着幽若的手离开。 卡西玩味的笑着,双眼盯着那空无一物的酒杯,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凝固,眼中充满了震惊。那原本完整的水晶高脚杯,在他的注视下居然毫无预兆的碎裂,落在桌子上,变成一堆晶莹的粉尘。 安云兮拉着幽若从乔博琰身边走过,没有给他一个眼神,就像是从未认识一样。或许,应该说就像是没见到他一样。 乔博琰看着那十指交握的手,眸光沉了一下,转身向卡西走去,坐在安云兮之前坐的位子上,那堆晶莹的粉尘也落在了他的眼里。 “你能做到吗?”卡西声音干涩的问道。他是异能者没错,而且也是极为强大的异能者,但是他的能力来自于诡异莫测的控物和空间能力,这种不知不觉中将物体破坏的能力,他知道是华夏的古武,而他对面坐着的正是一位华夏的古武高手。 正是和乔博琰的那一架,让他知道了古武高手的厉害,那种近身战几乎无敌的存在,而且乔博琰不仅近身无敌,就是在一定距离内的远程攻击都很有效。这一点,他毫不怀疑,因为他就亲身体验过。 乔博琰用手指抓起一些粉尘,在手上轻捻了一下,很细腻,很滑软。他挑唇:“可以。” 卡西一听,松了口气。可是,乔博琰接下来的话,却又让他刚松下去的气息又提了上来。 “我可没有答应你帮你对付她。”乔博琰玩味的笑道。 卡西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你和云少时宿敌,所以才要一个人身份来这里的吗?” “没错。”乔博琰点头。 这让卡西的眉头皱得更深,那既然如此,如果在未来的战斗中,出云社要进入欧洲,跟黑手党抢地盘,他乔博琰作为朋友也不帮忙?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卡西十岁的时候就懂了。 对于出云社,这个华夏新起的帮派组织,卡西最早的关注是从美国之战开始,当时出云社神不知鬼不觉的和甘比诺家族混在一起,将美国的大圈帮赶了出去,这一战,大家都以为是甘比诺家族为主导,但实际上当他将所有资料摆放在一起分析之后,就得出一个新的结论,这场战斗,主导的,受益最大的一只都是出云社。甚至,甘比诺家族还不知不觉的为它背了一部分的黑锅。 从那一刻起,他开始重视这个组织,每一次出云社的扩张,云少的动态,都足够让他分析出这个假想敌的完整性。他在等待出云社进入欧洲一决雌雄的一天。 一直以来,他都是信心满满,可是,刚才安云兮说的那些模糊的话语,还有临走时露的这一手,让他有些踌躇。因为,他觉得自己对云少的了解还不够,甚至对出云社的了解也不够。所以,他才希望得到乔博琰的友情帮助,就如同这一次他的帮忙一样。 在他想来,乔博琰既然和云少是老对手,那么知道的一些事一定比他多。甚至,如果出云社出动斩首行动,有这么一位古武高手贴身保护,出云社的人也难以得手,就算是云少亲自出马,乔博琰也能挡下。 如此一来,黑手党这边就一定会赢。 可是,他却没想到,乔博琰的回答居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你玩我?”卡西咬牙切齿的看着乔博琰。 乔博琰往沙发背一靠,整个人都背部都陷入柔软之中,他没有回答卡西的话,只是轻挑了一下眉头。 这副姿态让卡西恨得牙痒痒,突然,他眸光一转,挑唇笑道:“你的女人很不错,别忘了我对她也很感兴趣。” 这句话成功的让乔博琰眸光一冷,但随即他咧嘴笑道:“你不行。”那笑容看在卡西眼里带着神秘莫测的味道。 卡西双眼一眯,冷笑:“什么意思?” 可惜,乔博琰没有再给他回答,而是抬手拦住路过的侍应,从托盘里拿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之后,把酒杯放在桌上,就在那堆晶莹的旁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大步向外走去。 卡西看着乔博琰的背影,不屑的低喃:“华夏人,说话总是拐弯抹角的。都很喜欢猜谜语么?” 一夜无话—— 清晨,阳光晒在普罗旺斯的大地上,带着清新醉人的空气想要唤醒了正在熟睡的人们。昨夜的舞会一直到凌晨三点才结束,之后的活动安云兮不得而知,反正她一早就带着幽若溜回房间,早早休息了。 下午两点是黑峰会的正式开始,具体要讨论什么,又是怎样一个结果,谁也说不准。但是,从昨天的谈话内容中看来,卡西对于出云社扩张的脚步是有关注的。 或许,他对出云社挺进欧洲有着期待,也想要和云少较量一番。只不过,打仗这种事,一个巴掌怕不响,卡西想要和云少一战高下,那也要看安云兮愿不愿意接战。 来到这里,不能如往常一样的进行早锻炼,安云兮睡醒之后,就坐在床上盘膝打坐了一周天,将各项机能调整到最佳状态之后,才红唇轻启,吐出一口浊气,弹了弹并无灰尘的长袍,站起来,向落地窗而去。 推开落地的玻璃门,她走出阳台,双手撑在石质的栏杆上,微仰着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那种带着微凉的气息进入肺部,有一种沁心的感觉。 一整个早上,安云兮并未再见到乔博琰,也没有再见到其他的当家。黑峰会开始在即,大家自然都要稍稍避嫌,若是交往太密,说不定会落人话柄,在黑峰会上当做借口,争夺利益。 何况……安云兮嘴角扬起一抹坏笑,恐怕有一半以上的老大因为昨夜操劳过度,如今都还在昏昏欲睡吧。 早餐和午饭都是老乔治送到房中的。他离开之后,安云兮将随行的所有人召集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凡事不喜欢被动,亦喜欢多一层考虑。经过昨天和向东几人的交谈之后,她决定安排下属注意接应。同时,她给每人都打入了一道临时性的传送符,可以在危急关头,返回云中城。 事实上,有了云中城的存在,她早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打不赢,她不会跑吗?进入云中城,谁能追得到?就算追到了,在云中城的世界里,她就是神,弄死外来的入侵者,就好比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安排好一切之后,老乔治返回,通知安云兮黑峰会的时间已经到了,现在可以前往古堡的会议大厅。据老乔治介绍,那里曾经是这个古堡前主人整个家族几百年来商量重大事件的房间,为了防止有人偷听,房间的墙壁都比一般的房间要厚,而且墙壁之间是空心的,塞满了棉花隔音。 这种最古老的隔音方法一直延续至今,到了卡西的手中也只是维护使用,并未更改为现代化的隔音装置。 老乔治说,对于古堡来说,买下一栋古堡十分简单,特别在欧洲,这个古堡众多的地方,古堡的价格很便宜,但是,想要维护好,却需要一大笔的天文数字。 能够进入会议室的人只有每个势力的首脑或者代表,其余的随从都必须留在会议室外面的休息厅等候,这里很大,而且是三间大厅打通的套间,足够容纳下这些大佬们的主要随行人员。 幽若今天已经传回了自己的衣服,变回了之前干练的样子。她带着出云社的人走在分划给他们的位子上坐下,此时,外面的人已经很多。而安云兮则独自走向那有着黑衣人把守的两扇紧合的大门。 搜身?卡西不会那么蠢。这样光明正大的去搜其他大佬的身。恐怕早在大家进入古堡,到今天早上这段时间里,他就已经知道了每个人身上有没有带武器,带的是什么武器了吧。 大门被黑衣人推开,安云兮正要进去的时候,却看到外厅走廊上,乔博琰正走过来。他直径走到一个独立的沙发上坐下,模样悠闲、懒散,好像是来看戏一样。 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安云兮走了进去。随着她的走入,大门重新闭合。可是,她却不知道,在她背影消失在门内的最后一刻,乔博琰的视线才移开。 他是以个人身份过来看看黑峰会的样子,但并不代表他能够进去参加重要会议。就连卡西也没有这样的权力将他带进去,所以他要么就呆在房间,要么就四处闲逛,再要么就和这些随从一起,待在外厅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