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当家 2021》 - 女王当家综艺 - 极速影院
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女王当家 2021

《女王当家 2021》 - 女王当家综艺

女王当家跟线上所有其他节目都不一样,它是一个推广台湾农业、分享生活资讯的新型态节目,并且开放call-in,希望透过这个节目,在中午一点这个时间,让忙完午餐的婆婆妈妈,放鬆下来的时候,可以锁定节目,打电话进来跟王彩桦聊天,不限定题目,希望大家都能开心观赏我们的节目。

热播港台综艺

热门推荐

有利于雄性动物对此城留有好印象,促使此城经济更加发达...谢谢..



遵命女王陛下第2部全书内容

http://tieba.baidu.com/f?z=319201909&ct=335544320&lm=0&sc=0&rn=50&tn=baiduPostBrowser&word=%D7%F1%C3%FC%2C%C5%AE%CD%F5%B1%DD%CF%C2&pn=150 4,Good bye,My dear! 凄凉的夜晚,半轮新月孤零零地挂在天空上,没有星星,一颗也没有。 秋风带着微微的凉意,吹乱了我额前的发丝,掀起了我白色的裙角。 我高高地坐在“立蓝桥”的护拦上,两脚悬空,看着桥下湍急的河水慢慢形成一个不断加深、不断扩大的黑洞。黑洞中央,身穿白色王子服的尹狄笑得一脸灿烂。他朝我招了招手,我也微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秒针“滴答滴答”,不徐不慢地走着。距离九点四十二分还有十八分钟又三十三秒……还有十八分钟啊,狄,你只再寂寞十八分钟而已。 时间,时间,你快快走吧,你知不知道?多待一秒都是对我心脏鞭笞的刑法…… 时间,时间,求你快走吧……让我遗忘一切,抛弃一切,洒脱地离开这个世界吧…… 这时,我听见有脚步声在朝我慢慢靠近,虽然很轻很轻,却越来越清晰。那是死神吗?是他来带我走了吗?我僵硬地转动脖子,在冷如水的月光下,我看到伊流川那张忧伤的面孔。 我没有动,伊流川也停止了脚步,我们都静静地看着彼此,看清冷的月光在我们的脸上悲伤地舞蹈,看咆哮的黑夜把我们的身体一点点吞噬。 “你果然在这里。”伊流川目光沉痛地看着我,声音嘶哑,“影已经都告诉我了,你这笨蛋!他说你会选择离开,难道你真要选择离开,真要丢下我独自走掉?!”伊流川捏紧拳头,着急地想上前—— “不要逼我。”我两眼空洞地看着伊流川,“还有十五分又二十八秒……”┬┬﹏┬┬ “你傻了吗?在说什么傻话啊!”伊流川愤怒地吼,可却不敢再前进一步,“为什么要隐瞒我?!你就这样小看我吗?那个姓程的男人算什么?是他选择离开、选择抛弃我的,所以他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而你,臭老鼠你才是最重要的,比任何一个人都重要的存在……” 伊流川嘴巴不停地说着,我却什么也听不到,只知道机械地看表,机械地读着时间。灵魂已经飞出了我的躯体,在伊流川的周身旋转、旋转。 我看到伊流川那么难过,我好想拥抱他一下,可是每当我伸出手去,却只能从他的身体上穿过。//(ㄒ﹏ㄒ)//原来我只是一抹孤魂啊,我已经再也回不到原点了,流川,原谅我自私逃避这一切的行为吧。 这时,伊流川忽然流下泪来,晶莹的泪珠深深地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的灵魂只好再度飞回自己的躯体:“流川……对不起,流川……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其实我很早就想这样叫你了……可是,我很不诚实。对不起,我总是这么不诚实……”流川,我还能爱你八分又十六秒啊。在这八分又十六秒的时间里,我会一直默念你的名字……流川流川流川流川流川流川,流川…… “闭嘴!即使你说‘对不起’我也……我也不会原谅你!”伊流川慢慢蹲下身去,双手抱着头,哭得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除非你以后每天这样叫十遍以上,不然我绝不原谅你……” “……流川……”我悲哀地别过脸,突然看到很多一闪一闪的小白光,虽然他们很隐蔽地埋伏在“立蓝桥”下,可还是被高高坐在护栏上的我一览无遗。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张开双手在窄窄的护栏上行走。风吹起我的白色连衣裙,黑夜中的我就像一个小小幽灵:“狄在唤我了,他说他很孤独……” 伊流川惊恐地抬起头,脸色在月光的照射下白得像纸:“你想干什么?” “本来还有六分钟的,可是……”我扫了一眼那些埋伏的警察,凄厉地笑了一声,“反正我的病迟早要死的,流川你放手吧……” 然后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我身体一倾,像枚子弹般朝河里坠去。 伊流川绝望的吼声冲破我的耳膜:“臭老鼠——”然后夜空里就一直回荡着“老鼠老鼠老鼠老鼠……”的尾音,像是能撕裂一切。 我弯起嘴角苍白地笑了一下,风在我耳边呼呼地吹,我伸出手——狄,我提前时间下去了,你能找到我吗? 这时,我头上突然响起一阵惊呼声,我费力地转头去看,只见一个白色身影也跳下桥护栏朝我飞扑过来,带着不顾一切的气势。他朝我张开手,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落水的前一刻,伊流川终于抱住了我。他嘴巴贴着我的耳朵,软软的话如水般漾进我的心:“如果,我把你从他的手中抢回来了,那就再也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了,好吗?”然后他死死地抱住我,和我一起沉进了黑洞洞的河里。 砰咚—— 那真的是很响很响的一声,响到盖过了一切。 可是我不怕,因为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伊流川温暖的怀抱,那是能让冰淇淋流泪的炙人温度……o(╥﹏╥)o 我微笑着,眼泪混合着河水一起消融,Good bye,My dear! 5,流川,My Love “不放!”尹狄赖皮地把我的脑袋搂得更紧了,“即使你真的有了别的男朋友,即使你真的不再喜欢我了,只要你好好地活着,幸福地活着,五年后我还是会回去找你的。” …… 尹狄缓缓地抬起头,惨白的脸庞被浓稠的血液染红。他的一只手垂落在地,握着血石扳指的手僵硬冰冷,弯曲成一个无奈的弧度。 …… 尹狄本就黯淡的眼眸此刻接近死灰色,他僵硬地别过头,看着满地的血石扳指,从胸腔里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 “米琦……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都是出于喜欢你。”尹狄的声音通过手机幽幽传来,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不知道吧?就像我永远都不知道你有多恨我一样……可是,尽管你会恨我,尽管你要离开我,我还是要那样做。因为,我是这么深地喜欢着你,深入骨髓……” …… 尹狄眼神淡漠地看向远处:“无所谓了。为了她,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 …… 尹狄的身子猛地一震,但他没有回头,只是声音湿湿的:“地下那么黑、那么孤单,我只是想陪着你,这都不可以吗?” …… “我已经没有我了。”尹狄缓缓转身,努力扳开我扯着他衣角的手,“我的生命是因为你的存在而存在的。你没有了,我就没有了。” …… 我被困在一个白茫茫的世界里,四周全是雾,冲天的雾,我找不到出口。这是怎么了?是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 我的心像是裂开了一道口子,冷风呼呼地往里灌、往里灌。好冷,我蹲下身,狄,我好冷,你带我回家吧…… “米琦,米琦……”突然我听见一个暖暖的声音在不住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有我在,你不会再感到孤独。” 我猛地抬头,伸出手胡乱摸索着:“狄?狄,你在哪里?我是米琦呀……狄,你带我离开这里吧,带我永远离开这里……”身边的雾慢慢退去,在我的眼前赫然出现一条泛着金光的路,而路的尽头,是一身白色骑士服的尹狄。 尹狄的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他的笑容被光晕衬托得格外明亮。我看见他朝我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戴着白色手套曾不断给予我温暖的手:“来,到这边来,我带你离开……” 我欣喜地站起身,不顾一切地朝尹狄飞奔过去。 可就在我距离他只有一米远的时候,我猛地停住脚步,然后张开双手朝他扑了过去。可是,就在我以为我已经抱住他了的时候,却悲哀地发现我抱着的只是一团空气,没有尹狄!什么也没有!≥﹏≤ “狄,不要!”我无助地蹲下身,撕心裂肺地喊,“你还是丢下我了,对不对?” “我从来就没有丢下过你。”尹狄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身后响起,“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你身边。” 我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回头—— 在原来我站着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竖起了一扇高大的黑色铁栅门。而尹狄,就站在铁栅门的那一边……无穷尽的黑暗在他的周身涌动,我看见他颀长的身子一点一点地被黑暗吞噬…… “狄——” 我拔腿朝尹狄那边跑,可却怎么跑都跑不到铁栅门那里。 “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尹狄最后一丝笑容漾在嘴边,“等你爱完这辈子,等你下辈子的生命……”然后,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慢慢隐没,最终沉入了黑暗里。 骗子!你又骗了我!骗子……你骗我离开了你身边,骗子—— 一滴泪从我紧闭的眼睛里流下,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居然是伊流川那张憔悴疲惫的脸。 眨眨眼睛,视野越来越清晰,在伊流川的身后我还看到许多张熟悉的面孔——伊流影、林森、封岚、秦汐、伊夫人,甚至尹夫人……他们全都看着我,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我已经……回到现实中来了吗?刚刚那都……只是梦吗?不会的!狄,我不相信你就这样丢下我了! 我艰难地转动脖子,发现整个病房里都挂满了粉红、粉蓝、粉黄色的气球,窗台上也摆满了鲜花,而我现在正睡在一张铺着白色鹅绒毯的床上,身上穿着那件有着一对蝴蝶形翅膀的“婚之嫁纱”…… 如果不是伊流川那个粗鲁的家伙一拳砸向我脑袋的话,我一定会认为这是梦:“你这只臭老鼠!要是再不醒的话,我就每天折磨你,鞭尸也要把你鞭醒!”说完,他扑上来死死地抱住我,紧得我无法呼吸。 “伊流川……”我哽咽着,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笨蛋!说过叫我流川的,别告诉我你睡了一觉,脑袋就和猪脑袋换过了!”伊流川一边说着一边撇过头来,当他的吻落下来的时候,我的世界一片阳光……无数粉红色的小泡泡在我的周围旋转着、旋转,然后幻化成一对大大的粉色翅膀,带着我在蔚蓝的天空翱翔…… 突然,一个硬硬的金属物体落入我的口中,?+﹏+?同时,伊流川软软的嘴唇也离开了我的嘴唇。 什么东西?吐出来一看——是一枚漂亮的指环!通体银色的戒指,镶着那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水晶耳钉,它好像聚集了所有的阳光,在我的手心里放射着夺目的光亮。 这时,病房里响起了排山倒海的掌声,响声可以淹没一切。我这才猛地清醒,病房里不是只有我和伊流川两个人啊! ̄▽ ̄ “这……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手心里的戒指,脸变成了红灯,恨不得能钻到地下去。这个臭小子!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强吻我!而我居然……居然没有推开他! “订婚戒指。”伊流川有些别扭地别过头,“其实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和你举行过订婚仪式了,虽然医生说你可能不会再醒过来……可是,既然你醒来了,就再也不准离开我的身边了,听到没有!”他恶狠狠地瞪着我,但眼神却充满了温柔。 “可是……”我咬紧下唇。可是我有病啊,也许随时都可能死去,也许…… 对不起,我不能,猪头川!╥﹏╥你能为我做这么多,我真的很高兴,真的…… “按病人的复原情况来看,半个月后就可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了。”这时,一旁的医生一脸慈祥地笑着说道,然后慢慢朝病房口走去,“对了,尹夫人,在这之前,有些事你得配合我去做。” “嗯,好的。那么淑荟,我先跟李大夫去一下。”尹夫人朝伊夫人歉意地笑笑,临走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有仇恨、有怜悯、有愧疚、有悲伤……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眼神,我也无法说清。 我只是拼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伊流川:“她的意思是……” “嗯。她说尹狄死之前她曾答应过要捐赠骨髓给你的……她不想食言。”伊流川把额头抵住我的额头,眼睛晶亮如宝石,“从今以后,我会用我的整个生命去爱你……” 这时,我看见站在一旁静默不语的伊流影突然眼光黯淡了下去,封岚和秦汐的脸也黑沉沉的,空气里涌动着火药因子…… 精明的伊夫人看出苗头不对,立马尴尬地笑笑:“好了,孩子们都出去吧,让这两个家伙在这里继续甜言蜜语!真够酸的!”说着,她强行把封岚、秦汐、林森和伊流影推出门去。 微风从窗户吹进来,满房间都飘溢着花香。看着窗外的明媚阳光,在这一刻,我突然想通了,既然我和尹狄的约定是下辈子,那么这辈子我一定要好好地爱伊流川。 我一扫先前的阴霾,挤眉弄眼地看着伊流川:“猪头川!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赏你一次亲吻我脚尖的机会吧。哈哈,哇哈哈哈……”说完,我朝伊流川伸出了一只脚。 “臭老鼠!你病一好就想找抽了,是不是!”伊流川阴郁着脸,扑上来就要揍我。 我赶紧跳下床,满屋子乱窜,花瓣裙摆在空中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喂,刚刚究竟是哪个猪头说会用他整个生命去爱我的呀……” “那我只亲嘴,别的地方都NO……”说着,伊流川眼疾手快逮住了我,一边贼笑着一边把俊脸朝我凑近。 我一记铁板栗子砸在伊流川的脑袋上:“臭小子,你想找死吧?!嗯?我问你是不是想死——” “该死的三角形手!”伊流川抱怨归抱怨,不过却是一脸幸福的表情,“喂,臭老鼠,我们去度蜜月吧,怎么样,去度蜜月吧……”〒▽〒 “啊——疯子。”我白了伊流川一眼,然后倒在床上装尸体,不管伊流川怎么大吼大叫就是不吭声。 可伊流川却依然斗志昂扬,拼命对着我的耳朵吹气:“我决定了!明天我们就出发,去泰国——” ~☆☆☆~ 从此,“威廉古堡”学院门口旁的“LIGHT”书城的书架上,赫然摆放着一本名叫《遵命!女王陛下》的小说。传说,这是“威廉古堡”新任女王陛下米琦和“光明”派王伊流川的恋爱罗曼史,这段爱情一直被“威廉古堡”以后的学生传为佳话。 当然,关于他们恋爱罗曼史的故事片段有很多种版本: 版本①, 话说那个叫米琦的女孩成了“威廉古堡”有史以来第一个女王陛下后,学院里举行了盛大的登基典礼。“三炫王城”、“Hell Show”、“十三家族”……等N个皇家贵族学院的学生都来参加了此庆典。 而且针对米琦女王和“光明”派王伊流川的订婚仪式,学校还特别为他们制定了一系列的宣传活动。 在某个天气晴朗的一天,米琦女王穿着那件美得出神入化的“婚之嫁纱”和穿着帅气王子服的流川王子坐着花瓣围起来的马车,游遍了罗阑市的每条大街。 从此,幸福的他们是每个女孩心中向往的梦。 版本②, 话说那个叫米琦的女孩成了“威廉古堡”有史以来第一个女王陛下后,她在学院里称王称霸,“黑暗”“光明”两派的学生全都成了她的奴仆。而且她还肆意交男朋友,只要学校里稍微有点姿色的男孩全都落入了她的魔掌。 而深爱着米琦女王的“光明”派王伊流川敢怒不敢言。因为“黑暗”派王伊流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正在火热地追求米琦女王。 可怜的流川王子处在“前有追兵,后有堵截”的可怕形势中,到底他能不能誓死捍卫这份得来不易的爱情,大家擦亮眼睛拭目以待吧。 版本③, 话说那个叫米琦的女孩成了“威廉古堡”有史以来第一个女王陛下后,她想取消“威廉古堡”分为黑、白两派的政策,而实施女王当家的霸王政策。 因为这件事,她跟学校发生了强烈的争执,后来经过一百零八个股东商投票决定,她被革了女王陛下的职位,而且再次被打进了孤独的“独身主义”派。 学校里还特别加了一项新的规定——“独身主义”派不准坐快艇从围绕着“威廉古堡”的小河路过。 究竟这个命运多波折的米琦女王该何去何从呢?请听下回分解。 版本④, 话说那个叫米琦的女孩成了“威廉古堡”有史以来第一个女王陛下后,她跟伊流川幸福地去了泰国渡蜜月,可是在这期间她的病不幸恶化了。回来后骨髓移植手术失败,可怜的米琦女王死在了手术台上。 学校为此开了个隆重的追悼会,“光明”派王伊流川在追悼会中由于太过悲伤,没注意到悬挂在头顶要掉下来的冥牌,当场被冥牌砸死,年仅十六岁。 从此每到“威廉古堡”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有人看见身穿“婚之嫁纱”的米琦女王的灵魄和气宇轩昂的伊流川的灵魄手牵着手,在生前他们去过的地方游荡。 版本⑤…… 版本⑥…… 版本有千种万种,可是究竟哪一种才是真实的却没有人清楚地知道。因为在罗阑市里,米琦女王和“光明”派王伊流川的恋爱罗曼史是最最永恒的神话,只能传诵不能求证…… 《……本书完……》 这四续写滴:(原创)http://www.joustar.com/ShowBook.aspx?BookID=722700